中華藝術家藝術史資料庫:查找結果

你輸入的是: 1957 ,現找到結果如下:

1957
丁酉,現代,   

redbullet 一月七日,《人民日報》發表陳其通、陳亞丁、馬寒冰、魯勒四人聯名寫的《我們對目前文藝工作的幾點意見》一文,表示對《百花齊放,百家爭鳴》政策執行不容易的憂慮。
 
redbullet 一月,沈尹默發表《書法論》一文,分兩次刊出在《學術月刊》第一、第二期。此文第一次提出書法藝術的要素為:筆法、筆勢和筆意,從而奠定了中國書法藝術的技法結構。
 
redbullet 此年開始,侯寶林常被邀請到毛澤東在中南海的住處說相聲,漸漸地連在毛澤東身邊的衛士都知道毛澤東喜歡侯寶林說相聲了,有時毛澤東疲勞煩躁時,工作人員就會邀請侯寶林來說段相聲,以消除毛澤東的疲勞或安穩他的情緒。有時毛澤東興致來時,還會主動向他的工作人員說:「找侯寶林同志來說說。」侯寶林知道毛澤東知識淵博,學問好,所以經常逛書攤,搜集舊書,熟悉民間掌故,讓毛澤東能聽到一些新相聲。有一次毛澤東聽侯寶林在段子裏七拼八湊地念了一首打油詩:「膽大包天不可欺,張飛喝斷當陽橋;雖然不是好買賣,一日夫妻百日恩。」禁不住忘情大笑,竟笑得連腰也直不起來。(摘自2001年4月3日《文匯報》)
 
redbullet 《鄭振鐸日記》記載:

二月十六日下午二時半,「在沈部長(雁冰)家舉行部長碰頭會。四時許,錢俊瑞從中央開會後,傳達毛主席的談話,精闢之至。有關百家爭鳴的一節,尤言人所未言,這是上最精彩的馬列主義一課。」

(紀事)

郭小川1957年日記:2月16日十時半出來,本想去改陳(企霞)的材料,但嚴文井他們還在周揚同志處彙報創作問題,我也想去聽聽,就去了,剛談半小時,周揚同志接喬木同志電話,叫他、默涵、光年、文井去頤年堂,後來周揚同志叫我和荃麟也去。我們就乘車到了中南海的頤年堂。剛脫下衣服,主席就出來了。這是意外的會見。已經太久沒有這樣近地見他了,他握了手,問了姓名,說了很多詼諧的話。以後人越來越多了,有張奚若、胡耀邦、鄧拓、胡繩、楊秀峰、北京各報的負責人。大家坐下來,他就坐下來。主要是對王蒙的小說《組織部新來的青年人》和對它的批評,主要是李希凡和馬寒冰對它的批評。主席特別不滿這兩篇批評。它們是教條主義的。他指出:不要倉卒應戰,不要打無準備、無把握之仗,在批評時要搜集材料,多下一番功夫。而在批評時,應當是又保護、又批評,一棍子打死的態度是錯誤。三點半鐘離開了中南海,又在中宣部周揚同志辦公室商量了一下,決定下禮拜二開個小組會。

(按語)

1957年2月16日這次頤年堂會議,是反右鬥爭「陽謀」階段的啟動。陽謀階段即「釣魚」或「引蛇出洞」階段,這是毛澤東發動和領導反右鬥爭戰略部署的一個組成部份。反右分前後二階段:前階段為「陽謀」階段,後階段為鬥爭階段。沒有這個陽謀階段,後階段沒有鬥爭物件,就鬥爭不起來。毛澤東從不諱言「陽謀」,並為之正名。他說:「有人說,這是陰謀。我們說,這是陽謀。因為事先告訴了敵人:牛鬼蛇神只有讓它們出籠,才好殲滅它們,毒草只有讓它們出土,才便於鋤掉。」這是反右鬥爭已轟轟烈烈開展的1957年7月1日文章中說的話。大家,包括正被批鬥和將被批鬥的「右派」們,第一次看到「陽謀」這個詞,無不感到新奇,歎其舊詞翻新之妙,同時深感這個詞內含的肅殺之氣。然而早在1949年4月13日所作的《在中共七屆二中全會上的總結》的報告中,毛澤東在批判王明的教條主義時,已使用了「陽謀」一詞。他說:「整風運動提高了同志們的嗅覺,縮小了教條主義的市場。有人說,這是陰謀,是要取而代之的。其實,這不是陰謀,而是陽謀,也是要取而代之。」這份黨內報告,至1996年方公開發表,所以1957年的人們還不知毛澤東早就創造了這個新詞。「釣魚」和「引蛇出洞」,似乎更為直露,但也是毛澤東和他的同僚在反右時並不諱言的用詞。1957年5月15日,毛澤東在發給黨內幹部閱讀的《事情正在起變化》的有名文章中寫道:「人們說:怕釣魚,或者說:誘敵深入,聚而殲之。現在大批的魚自己浮到水面上來了,並不要釣。這種魚不是普通的魚,大概是鯊魚吧,具有利牙,歡喜吃人。人們吃的是魚翅,就是這種魚的浮游工具。」(在兩年後1959年的廬山會議閉幕式上,毛澤東再次承認為釣魚」,針對「右傾機會主義分子」又說了幾乎同樣的話。)對於「引蛇出洞」,1957年時任中央統戰部長的李維漢,後來在他的回憶錄中寫道:「在民主黨派、無黨派民主人士座談會開始時,毛澤東同志並沒有擺出要反右,我也不是為了反右而開這個會,不是『引蛇出洞』。兩個座談會反映出來的意見,我都及時向中央黨委彙報。」「工商座談會期間,有人提出真正的資本家與會不多,代表性不夠。於是又不斷擴大規模,找了北京的吳金粹、天津的董少臣、上海的李康年等一些人到會鳴放,後來這些人都被劃為右派。這個做法實際上是『引蛇出洞』,把對敵鬥爭的一套用於人民內部,混淆了敵我。」這說明李維漢在執行中央決定召開民主黨派、無黨派人士座談會時,開始尚不理解毛澤東意圖就是「引蛇出洞」,但隨後就懂了,他做的實際就是「引蛇出洞」,並且承認,是「把對敵鬥爭的一套用於人民內部」。毛澤東1957年2月16日這次講話,主題是議論文藝思想,吹的則是反左反教條主義的風。這是當年知識份子群體最希望從偉大領袖那裏聽到的聲音。鄭振鐸此日日記所云「有關百家爭鳴的一節,尤言人所不言」,是由衷之言。但也像多數人一樣,他並不理解毛澤東這次講話的真實意圖。

(錢伯城文,《文匯讀書週報》2005.3.18)

 
redbullet 五月十四日,北京中國畫院成立,這是一九四九年後大陸成立的第一個美術創作機構。齊白石曾任名譽院長,葉恭綽和王雪濤曾先後任院長,現改名為北京畫院。
 
redbullet 四月二十七日,中共中央正式指示發出,在全黨進行以反對官僚主義、宗派主義和主觀主義為主要內容的整風,建國七年來第十二場政治運動開始了。
 
redbullet 前人大副委員長黃炎培之子、水利學家黃萬里在鳴放中寫了一篇小說《花叢小語》,毛澤東批「這是什麼話?」黃成為右派分子。七月,人民日報專闢「右派惡毒攻擊」一欄,題頭《什麼話》,就取自毛澤東的批語。(見戴晴:《中國不亡,是無天理!──黃萬里遭際再顯當權者的「德行」 》)
 
redbullet 吳祖光在一個座談會上談了文藝體制,外行領導內行等問題。還在《談戲劇工作的領導問題》一文中寫道:「對於文藝工作者的『領導』又有什麼必要呢?誰能告訴我,過去是誰領導屈原的?誰領導李白、杜甫、關漢卿、曹雪芹、魯迅?誰領導莎士比亞、托爾斯泰、貝多芬和莫里哀?」結果當了大右派。
 
redbullet 六月十九日,毛澤東發表《關於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》講話,並在全國傳達。九月十九日,以文章的形式正式發表,其中「大規模階級鬥爭已經結束,今後是毛毛雨下個不停」等話已經不見,代之以並沒有講過的「階級鬥爭並沒有結束。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之間的階級鬥爭,各派政治力量之間的階級鬥爭,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在意識形態方面的階級鬥爭,還是長期的、曲折的,有時甚至是很激烈的。」
 
redbullet 九月,中國作家協會內部印發《對丁(丁玲)、陳反黨集團的批判──中國作家協會黨組擴大會議上的部份發言》。
 


red 繼續查找

 

我們網站還有



中華藝術家網站QR

red01 版  本: 1996年創辦,2012年第11版。
red01 免責聲明: 任何進入本站並使用資料的人,將被認為他自願使用本站資料,並明白萬一本站資料引起他任何不便或損失,均由使用者本人自己負責,與本站無關。如不同意上述條件,敬請退出並放棄使用本網站。
red01 網站設計: 黃簡藝術工作室
red01 版  權: 本網站所有資料及設計均有版權,請勿翻印、複製、鏡像或出版。如想作為商業用途,請先來信與我們編輯部聯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