岑參《白雪歌》


studio

相關主題

  • 七級課程:草法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王羲之豹奴帖岑參《白雪歌》扇面,草書。

草書分章草和今草兩種,有人說是三種,還有一種是狂草。其實狂草只是一種風格,屬於今草中狂野一派。最古雅的草書,當屬章草。

那時臨王羲之《豹奴帖》,越寫越有滋味。一是草書不必牽連,二是橫筆收尾有波勢,顯得不慌不忙。古人寫草書也是靜的,這是一種修養。現在社會節奏快,正好藉此調理心情。如果工作忙、生活忙,到臨池時還要狂亂一通,那有什麼意思呢?

王羲之的章草,已經有今草痕跡,如「差」字,東晉時期,隸書已經步向衰落,真書、今草、行書興起。人在時代中,不能不受影響。

《豹奴帖》給我很大的影響,但我作品中,完全寫這一路的不多,這扇面是隨意而作,其中草法也用了幾個冷僻的,近年來就不會這樣做了。我放在這裡,給大家看看我走過的路。

黃簡 2014年立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