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心經》小字本


黃簡草書蘇東坡《定風波》

我第一次寫《心經》,是2002年,當時在香港城市大學專業進修學院任書法文憑班教師,講到現代真書時,有一個教材是沈尹默先生寫的《心經》,我當然也要臨一下,加深體會。

過了幾年,香港一位歌星鄺美雲報讀了這個課程,她是國際佛光會香港協會會長,當時新出一張《禪美雲聲》佛曲碟,分送朋友,我也得到一張。回家一聽,裡面《心經》相當好聽,梵音如訴,引起我再寫《心經》的興趣,那一年就寫了好幾次,大字小字都有。

心經字帖封面二零零八年,有學生幫助,挑選大字《心經》、小字《心經》各一份,合印為字帖,由香港書道會出版﹝見小圖﹞。近年上海又有人掃描字帖各頁,排為一橫、一直兩種條幅印刷﹝見上圖﹞,從此繆種流傳,不勝汗顏。

我幼年學柳公權《神策軍碑》,後轉攻褚遂良《陰符經》,柳字骨力勁挺,但過於平直,而《陰符經》用腕靈活,取勢多變。我一生受益於這兩家甚多。《心經》重複字甚多,如「無」字多達二十一個,對於取勢是很大的挑戰。

我寫字所用的筆,一是較小的屏筆,有點類似大白雲,一是較大的聯筆,都是兼毫。這小字作品是用大筆寫的,看起來比較粗壯;大字《心經》在加拿大寫,手頭只有屏筆,也就取來一用。用慣了這兩枝筆,所以問題不大。

《心經》出版時,我寫了序言,這是我論著中重要者,談什麼是真書,有興趣不妨一閱。

黃簡

甲午小滿於溫哥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