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明簡草堂」齋匾


 

黃簡隸書

 

 

 

 

相關主題

一級課程:筆法

前些年跟我學習書法的一批學生,各有齋名,明簡草堂、如簡草堂、隨簡室……等等。無非因為我名黃簡,他們願意跟隨我的意思。明簡草堂是梁耀同學的齋名,早年從事製衣,後因傷病中年退休,遂讀書寫字。

梁生是香港人,專注頗令我吃驚。他以前跟一位內地老師,老師去了西北,他也去西北。後來聽說城市大學專業進修學院開的書法文憑課程,他也報了名,等了很久,終於來到我的課室。我在課堂上說,褚遂良《陰符經》,至少要臨寫一百通﹝一通就是一遍﹞,他是這一屆同學中首先達到的。第一百通還裝釘起來送給了我,後來因此獲得外號「梁百通」。其實不止《陰符經》,孫過庭《書譜》那樣長的手卷,他也臨了好幾通。

 

香港人家中地方小,一些同學就去城市大學學生飯廳,找一個角落,坐下來用功。天下事最怕認真,一認真總有進步。那些學生,就是在一個嘈雜的環境中,專心寫出來的。

梁生的好處是肯幫人,肯做事,肯跑腿,開展覽工作人員少不了他。前年我回加拿大居住,香港東西一大堆,梁生跑來幫我打箱。有一次他希望我幫他寫了齋匾,我正在想怎樣感謝他,有此題目,一口答應了。回到溫哥華後,給他寫了這小匾。

 

昨天他寄來照片,原來做了酸枝木的匾,掛在室內,日夕相對。

我寫了十來張,用古隸、漢隸、篆書各體,最後選了漢隸這一張。有些書法家出手很快,揮筆立就,我不能,我寫一張字,要掛起來反覆看,以觀效果。書齋要有古雅的味道,這作品刻在木匾上,似乎為原作增色。

 

黃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