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書蘇曼殊《本事詩》之九


 

studio

 

 

第一批櫻花開了。今年暖冬,開得早。

這櫻花也奇怪,兩三天前還沒什麼動靜,只是有些花蕾,開起來好像爆發一樣。古人用「怒放」,這「怒」字實在形容得好。

 

櫻花

 

花下小坐,想起蘇曼殊《本事詩》:

「春雨樓頭尺八簫,何時歸看浙江潮? 芒鞋破缽無人識,踏過櫻花第幾橋。」

人在什麼境地,便能體會什麼心情。少年時在上海讀此詩,沒有感觸,現遠在萬里之外,忽然心頭湧起這幾句,什麼都懂了。鄉愁這件事,越老越濃,能不憶江南?

回到家中,見墨盒中尚有餘墨,隨手寫了一張小品,放在這裡。

 

黃簡

2015年3月14日於溫哥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