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書杜甫七律


 

黃簡草書蘇東坡《定風波》

 

相關主題

七級課程:草書

一級課程講完,計畫一個月,整修電腦,升級軟件,還有些筆債,拖了很長時間,實在不好意思。

我寫小草,深受四本帖影響,一是皇象《急就章》,一是《王羲之傳世墨跡選》,一是智永《真草千字文》,一是孫過庭《書譜》。有閒就翻翻,讀帖多了,常有心得。

 

現在人喜歡狂草,越狂越好,於是懷素大為走運。蘇東坡說:

「懷素書極不佳,用筆意趣,乃似周越之險勢,劣。此近世小人所作也。」

清初王鐸寫草書,人譽之如懷素,王鐸簡直要昏過去。在專業界看來,懷素那種連綿不斷、只有使轉沒有點畫的草書,實在是不夠格的。王鐸多次聲明自己不是懷素一路,如《草書杜甫秦州雜詩卷》,王鐸寫道:

「丙戌三月初五夜二更,帶酒微醺不能醉,書於北都瑯華館,用張芝、柳、虞草法,拓而為大,非懷素惡劄一路,觀者諦辨之,勿忘。孟津王鐸。」

我每讀到王鐸這種聲明,就忍俊不住。這幾年王鐸作品在拍賣市場大紅大紫,而拍賣行介紹,也有謂其步武懷素,王鐸若有知,恐怕要從棺材中跳出來。

 

王羲之、智永的小草,點畫用真書之法,字字並不相連,非常安詳。猶如醇酒佳釀,入口清冽,而後勁沉厚。米芾說「草書若不入晉人格轍,徒成下品」,這是我努力的方向,雖不能至,而心嚮往之。杜甫詩有「為人性僻耽佳句,語不驚人死不休」,以四海之大,必有與我同好者。

 

黃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