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udio

 

 

相關主題

十級課程:書法理論

 

 

 

黃簡講書法:衞恒《四體書勢》導讀 01


 

2014年9月7日

衞恆﹝?—291年﹞字巨山,河東安邑﹝今山西夏縣北﹞人。官至黃門侍郎,惠帝初為賈后及楚王司馬瑋所殺。

衞家出了好多書法家,不亞於鍾繇。父衞瓘,弟衞宣、衞庭,子衞璪、衞玠,皆以書法著名。王羲之幼年時的書法導師衞夫人,也是衞家的。

衞恒《四體書勢》見《歷代書法論文選》第11-17頁。

讀古書宜細,要小心每一句話,而且要想像作者心中究竟要講什麼。很多人一看,自以為懂了,實際上差得遠。

衞恒《四體書勢》﹝歷代書法論文選第15頁﹞中有一段重要文字,是講隸字的。

 

我先問一個簡單問題:這段文字提到了幾個人?

秦既用篆,奏事繁多,篆字難成,即令隸人佐書,曰隸字。漢因用之,獨符璽、幡信、題署用篆。隸書者,篆之捷也。上谷王次仲始作楷法,至靈帝好書,時多能者,而師宜官為最,大則一字徑丈,小則方寸千言,甚矜其能。或時不持錢詣酒家飲,因書其壁,顧觀者以酬酒直,計錢足而滅之。每書輒削而焚其柎,梁鵠乃益為柎,而飲之酒,候其醉而竊其柎。鵠卒以書至選部尚書。宜官後為袁術將,今巨鹿宋子有《耿球碑》,是術所立,其書甚工,云是宜官書也。梁鵠奔劉表,魏武帝破荊州,募求鵠。鵠之為選部也,魏武欲為洛陽令而以為北部尉,故懼而自縛詣門,署軍假司馬,在秘書以勤書自效,是以今者多有鵠手跡。魏武帝懸著帳中,及以釘壁玩之,以為勝宜官,今宮殿題署多是鵠書。鵠宜為大字,邯鄲淳宜為小字,鵠謂淳得次仲法,然鵠之用筆,盡其勢矣。鵠弟子毛弘教於秘書,今八分皆弘之法也。漢末有左子邑,小與淳、鵠不同,然亦有名。魏初,有鍾、胡二家為行書法,俱學之於劉德昇,而鍾氏小異,然亦各有其巧,今盛行於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