庭院小樹


黃簡繪畫:松樹四屏

相關主題

 

 

我喜歡種樹,上海家中有泡桐,為先母自安徽帶來,在集市上向一位農民買的,僅一毛錢,只如筷子大小,後長成大樹,其葉逾尺,婷婷如傘蓋,見者異之。四十多年了,現還在故居。

桂花

溫哥華有小園,種了五六株,各有姿態。有一次經過四號路某苗圃,一棵桂花引起我的注意。它那麼小,但風姿綽約,楚楚動人,我立即買了下來。

起初幾年長得很好,不料某年大寒,開春後沒有醒過來。我一直沒有捨得清理,這樹雖然沒有葉子,骨架也好看。我喜歡桂花,是受林逋「疏影橫斜水清淺,暗香浮動月黃昏」這兩句的影響,可惜它沒有來得及開過花。

最後在炎夏的驕陽下,骨架乾枯了,悄然斷了下來。

 

「一年三百六十日,風刀霜劍嚴相逼;明媚鮮妍能幾時,一朝飄泊難尋覓......」

我有它一張照片。在香港講課,某天臨池,尚有餘墨,把我印象中的小桂花樹寫出來,永久地留在紙上。

 

黃簡

二零一四年夏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