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松恨不高千呎


黃簡繪畫:松樹四屏

相關主題

 

 

 

杜甫《將赴成都草堂途中有作先寄嚴鄭公》有句:

「常苦沙崩損藥欄,也從江檻落風湍。新松恨不高千尺,惡竹應須斬萬竿。生理只憑黃閣老,衰顏欲付紫金丹。
三年奔走空皮骨,信有人間行路難。」

杜甫「嚴鄭公」即嚴武,廣德元年嚴武封鄭國公,故以爵位稱之。嚴武是杜甫好友,杜甫兩次依附嚴武,中間有一段時間離開成都,浪跡於梓州、閬州等地。廣德二年(764)正月,杜甫攜家由梓州赴閬州,原想出陝謀生,二月,嚴武再次任成都尹兼劍南節度使,來函相邀,於是杜甫重返成都。由閬州還成都途中,作詩五首,先寄嚴武,此為其中第四首。

杜甫在成都草堂,曾種下四棵小松樹,流浪在外,還念念不忘,擔心小松樹被到處蔓延的竹子蓋住,而不能健康生長。成都多竹,竹性粗生,生長極快,其根蔓延,所以竹園中很少有其他樹種。按說竹子是雅物,為歷代文人所稱,王徽之甚至說「何可一日無此君」,而為什麼杜甫惡之,主要就是因為這四棵小松樹的緣故。

我讀老杜,想見成都草堂這四棵松樹,得到杜甫的保護,應該會茁壯成長,虯枝蒼翠。所以我畫四株松樹,不是新植之樹,而是長成之樹。意味著老杜的事業,終於成材。

畫松樹得益於吳昌碩。有一次在香港拍賣會預展上,看見他的松樹,松針如鐵,每筆力量都送到底,和書法用筆一脈相通。所以我畫松樹,不求快,求有力,用尖鋒直送,果然好看了。

 

黃簡

二零一四年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