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關主題

 

書法教育名篇《筆意讚》


  • 黃簡

 

一九八三年二月三日寫於香港。

原載香港《書譜》一九八三年第二期,pp.73-77。

 

 

中國的書法研究,發軔於漢魏之際,至南北朝時論者漸多,書學才初具規模。這些早期書學著作的出現,標誌著中國書法藝術的成熟,開始從實踐上升為理論,從而進入了創作上的「自覺」時期。隨著書學研究的日益深入,出現了東晉至隋唐的書法浪潮,理論和實踐互相促進的關係,表現得非常明顯。故早期書學論著,值得我們予以重視。

南齊王僧虔《筆意贊》一文,僅一百三十五字,但已把書法藝術的本質以及學書的方法均予清楚的揭示。我認為,此文在中國早期書論中,佔有極重要的地位。它可說是魏晉六朝時期書學研究的代表作品,究其所論的成熟性來說,在當時是首屈一指的,猶如一顆晶瑩燦爛的珍珠。

 

 

王琰帖王僧虔是南齊時極負時譽的政治家、書法家。

他是琅玡臨沂人,「書聖」王羲之的四世族孫。祖父王珣,晉司徒,「三希堂」至寶《伯遠帖》即是他的手跡。伯父王弘,宋元嘉中為宰輔。父王曇首,右光祿大夫。王氏原是高品大族,在江左政壇上一直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。王僧虔也因而一生宦途得意,歷宋、齊兩朝,晚年授侍中左光 祿大夫開府儀同三司。永明三年薨,年六十,追贈司空,侍中如故,諡簡穆,可謂備極哀榮。

他天性好靜,史載「退默少交接」。好文史,解音律。為官「清簡無所欲,不營財產,百姓安之」,史家譽為「實平世之良相」。

王僧虔工書。《南齊書》本傳說:「僧虔弱冠弘厚,善隸書。宋文帝見其書素扇,歎曰︰『非唯蹟逾子敬,方當器雅過之。』」[1]此所言「隸書」,即正書。《宣和書譜》記內府所藏正書墨跡「得魏晉風氣者」四十四人,「在齊則有王僧虔」。[2]《閣帖》卷三有他的《劉伯 寵帖》和《謝憲帖》,頗得鍾王三昧。故米芾《海岳名言》說︰「唐人以徐浩比僧虔,甚失當。浩大小一倫,猶吏楷也。僧虔、蕭子雲傳鍾法,與子敬無異,大小各有分,不一倫。」[3]此評語對我們欣賞王僧虔的法書很有參考價值。

他行草亦勝。唐張懷瓘《書斷》列王僧虔隸、行入妙品,草書入能品。唐竇臮《述書賦》評為:「神高氣全,耿介鋒芒,發卷伸紙,滿目輝光」。他的字並不刻意追求外形的端整,而著意於以風神動人。梁武帝《古今書人優劣評》指出「王僧虔書如王、謝子弟,縱復不端正,奕奕皆有一種風流氣骨」,也正抓住了他書法的要點。在王僧虔看來,一切筆法都是為筆意服務的,這是他書法的特點,也是他書法理論的精髓。

僧虔書當世見貴,聲譽雀起,甚至幾於因書而害身。當時宋孝武帝欲擅書名,僧虔不敢顯跡,常用拙筆書,以此見容。至齊,高帝亦善書,篤好不已。嘗與僧虔賭書,畢,謂僧虔曰︰「誰為第一?」僧虔對曰︰「臣書臣中第一,陛下書帝中第一。」帝笑曰︰「卿可謂善自謀矣。」[4]足見他的書名之大。清劉熙載《藝概》謂「齊莫如王僧虔」,[5]並非虛評。

相傳王僧虔在書法上的貢獻還有兩件︰一是使用「握管法」執筆寫榜書大字,[6]二是創「虎爪書」一種,[7]這些因與本文無關,茲不詳錄。

總括地看,王僧虔的書法造詣相當精深,書藝創作豐富多彩。正是這樣深厚的藝術實踐,為他的理論研究,提供了很好的基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