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關主題

 

千兩黃金哪易得

─ 鍾繇《薦季直表》墨跡照片發現


  • 黃簡

 

一九八六年四月一日寫於香港。

原載香港《書譜》一九八六年第三期,pp.22-27。

 

 

一,千古絕響 舉世無雙

 

傳世的中國書法墨跡,多至不可勝數,其中有一件,光輝奪目,極為人注意,這就是鍾繇的《薦季直表》。一九八四年第六期《故宮文物》﹝臺灣故宮博物院出版﹞上,有張光賓先生的《李倜與陸柬之書文賦》一文,張先生在開文一開始就感概地說︰

「當南宋末即元朝初年﹝十三世紀晚期﹞先後出現幾件傳為曹魏即唐人的法書墨跡,對當時好古博雅的人士曾引發不同層面的 啟示。其中一件對元明以後書法影響最大者,莫過於《魏鍾繇書薦季直表》。這件直傳到清宮廷,又曾刻入《三希堂法帖》,至今下落不明。另一件為《唐褚遂良書 倪寬贊》,至今還是故宮博物院的法書珍藏。兩件墨跡,十四世紀以後,一直流傳在民間,又多次為彙帖所摹刻,流傳頗廣,特別是《薦季直表》。」

張先生是故宮博物院書畫處的專家,著作甚豐,其《中華書法史》一書,是博大精深的論著,但該書所附鍾繇《薦季直表》, 用的是刻本,猜想博識如張先生者,亦無緣見《薦季直表》一面。其實,抱此恨者何止張先生一人!早在張先生前,香港書譜社故社長李秉仁﹝將芬﹞先生亦曾浩然 長嘆,其辭見《書譜》一九七六年總第十期《鍾繇薦季直表真蹟得失》一文中︰

「春節期內,偶與李啟嚴先生及饒宗頤教授見面,談起裴景福論其收藏的《薦季直表》真蹟一事,都為此一劇跡的亡失而惋 惜。回來後,試檢日本平凡社的《書道全集》,因素知日本書法界收羅鍾繇的材料很是齊備,在《書道》第三卷果然有影印這表的真賞齋刻本,這已是難得一見的所 謂『火前本』了。可見此表的真蹟確於甲子年﹝一九二四年﹞景福先生的《書畫錄》寫成後,始告亡失的了。」

  該期《書譜》,編有《鍾繇書法集》,全是拓本,《薦季直表》即用真賞齋本,亦屬無可奈何的事。

《薦季直表》拓本 刻本

 

鍾繇是楷書早期的代表性的書家。張懷瓘《書斷》評曰︰「真書絕世,剛柔備焉,點畫之間,多有異趣,可謂幽深無際,古雅有餘。秦漢以來,一人而已。」孫過庭《書譜》說︰「夫自古之善書者,漢魏有鍾、張之絕,晉末稱二王之妙。王羲之云︰『頃尋諸名書,鍾、張信為絕倫,其餘不足觀。』」可謂推崇備至。鍾繇字元常,魏國初為相,明帝時進封定陵侯,遷太傅,人稱鍾太傅,乃魏國重臣。黃初二年八月,鍾繇上表魏文帝曹丕,言漢建安之初曹操出兵關東時,曾用山陽太守關內侯季直之計,「剋期成功,不差分毫」。曹操曾「賞以封爵,授以劇郡」。季直為官清廉,罷任後,竟至衣食不充。故鍾繇向曹丕建議,復俾季直一州,一則念其舊勳,二則野不遺賢。這就是《薦季直表》的緣起。

鍾繇的書跡,歷代所傳者有《宣示表》、《賀捷表》、《力命表》,《墓田丙舍》、《白騎》、《還示》諸帖,但全是刻本,墨跡唯《薦季直表》一件,其珍貴自不待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