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關主題

 

 

 

香港「草韻流風」草書展‧序


  • 黃簡

 

 

中華藝術家協會主辦、香港書道會協辦之「草韻流風」展覽會場刊序言。

展覽於2008年4月在香港大會堂舉行。

 

 

草書之要有二:一為草法,二為筆法。

《說文解字‧序》曰:「自爾秦書有八體:一曰大篆,二曰小篆,三曰刻符,四曰蟲書,五曰摹印,六曰署書,七曰殳書,八 曰隸書。漢興,有草書。」可見草書是在秦書八體之外,列為一種新興書體。章太炎先生反對許慎的說法,曰:「草書之原甚早,不始於漢。《論語.憲問》:『裨 諶草創之』,《史記.屈原列傳》:『屈平屬草稿未定』,疑古人已有,惟不立專名耳。」太炎先生所言,乃早期草字耳。草字之創,我想書寫之始已經有之;「不 立專名」,是因為當時的草字還沒有系統,不成規矩,故無以名之。漢興,草書專名確立,標誌著草字自有其法,和隨手所寫的潦草之字從此判為二途。

秦書八體,是從書體著眼的。秦之前用古文字,大小二篆為代表;秦之後用今文字,隸楷為代表。今日所言之草書,皆在今文 字系統中相對隸楷而言的。漢代學童識字,正體之外,尚須學習草體;閱讀用隸,書寫用草,流傳至今的《急就篇》就是童稚課本。故許慎說草書從漢代開始,還是 有根據的。

草法的基礎在於使轉,無非就是一些長短曲直線條的連續,組成草字的字形。要寫得好看,自然要講究用筆。唐‧孫過庭《書 譜》說「真以點畫為形質,使轉為情性;草以點畫為情性,使轉為形質。」草書的情性,恰恰是在點畫功夫上表達出來的,有些人誤把使轉作為表達感情的方式,顛 倒了二者的關係。黃庭堅《跋此君軒詩》感嘆說:「近時士大夫罕得古法,但弄筆左右纏繞,遂號為草書耳」,批評只講使轉、不求用筆的寫法。馮班《鈍吟書要》 說:「古人醉時作狂草,細看無一失筆,平日工夫細也,此是要訣。」草書宜觀大局氣勢,然大局正是從細處功夫得以表現的。

簡言之,草法的根本在於使轉,草書的根本卻在於用筆。前者解決字形問題,後者解決點畫問題。

 

本會一些會員,有興趣於草書,孜孜矻矻,潛心臨池。《急就》、《平復》,《十七》、《自敘》,上下求索,以祈一得。墨池未黑,筆塚未成,不敢說有什麼成績,聊以拋磚引玉之心,求正於博雅君子。

  是為序。

 

中華藝術家協會會長

黃簡

2008年2月7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