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關主題

 

 

 

 

書品和人品


 

2009年5月29日寫。

刊載於我的博客。

我經常看到這樣的文章,說書法要好,首先人品要好。人品不好,書品也高不到哪裡去。

這些話對不對呢?

 

要弄清楚這個「品」指什麼?很多人將之解釋為「品德」,這是錯的。品德不好的人,書法可能很好。北宋大奸臣蔡京,字就寫得不錯,比一些忠臣還寫得好。中國歷史上兩次亡國,一次是蒙古人,一次是滿族人,打進關來,建立了他們的中央政府。元朝出了一個大漢奸趙孟頫,但他是大書法家;滿族人建立了清朝,又出了一個大漢奸王鐸,也是大書法家。至於宋代的奸臣如蔡京,秦檜,字也寫得不錯,甚至比一些忠臣還要好。明代還有一個赫赫有名的董其昌,雖任高位,卻刻薄鄉里,搞到鄉人火燒其宅。毛澤東說他是一個惡霸地主,從史料看,這話沒錯。

如果書法可以反映出人的品德,那等於說看人書法,就知道他是好人還是壞人了。事實上這是做不到的。書法只能反映一個人的品格,品味,不能反映品德。

 

品格就是格調,格調有高低,因人而異。同樣一碟菜,在不同格調的餐廳給你的感覺不同。裝修一間房子,格調可以相差很遠,有些俗有些雅。我們稱那些用Mac機者為「麥人」,他們喜歡高格調的東西,蘋果機是他們的心頭至愛。二十四史,最有味道的是前四史;前四史格調最高是《史記》。

品格來之於品味,有些人打扮,買很多高級化妝品,買很多名牌衫,可惜打扮起來不好看,品味不對。有些人穿了些普通的衣服,看起來卻韻味十足。

品德解決行為對不對的問題,品味解決雅不雅的問題。有道德的人,是好人;有品味的人,是雅人。書法作品反映的就是一個人的品味,它不能反映一個人的品德。如趙孟頫,他是一個雅人,琴棋書畫都懂,但他在「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」,認賊作父,從品德上說,大節有虧。

 

品味是可以培養的,這就是藝術的功能,稱之為美育。藝術教育人認識雅,陶冶人的性情,台灣有個廣告說:「會彈鋼琴的孩子沒有犯罪的」,琴聲改變了孩子的世界觀。其實各種藝術都有這樣的功能,浸淫於藝術的人,可以提高自己的品味。

現在的教育,只重視智育、體育。香港學校中沒有專門的德育課,也沒有美育課,這是非常可惜的。沒有德育容易成為壞人,沒有美育容易成為粗人,教育怎麼可以少這兩樣呢。

 

書法的技法,本身沒有品味之分,但怎樣運用,卻真實地反映出作者的情趣。孫過庭《書譜》說:「雖學宗一家,而變成多體,莫不隨其性欲,便以為姿。質直者則徑侹不遒,剛佷者又掘強無潤,矜斂者弊於拘束,脫易者失於規矩,溫柔者傷於軟緩,躁勇者過於剽迫,狐疑者溺於滯澀,遲重者終於蹇鈍,輕瑣者染於俗吏。斯皆獨行之士,偏玩所乖。」什麼品味的人寫什麼樣的字,什麼品味的人欣賞什麼樣的作品,這就是書品和人品的關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