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關主題

 

《魯潛墓志》釋讀

《魯潛墓志》中的「止」字

《魯潛墓志》為什麼要寫出曹操墓位置

 

 

從《魯潛墓志》談隸法


  • 黃簡

 

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七日寫於香港。

原載我的博客。

《魯潛墓志》中有一個「師」字,有專家讀為「肺」,指「『肺』字在東漢初如《武威漢簡》即此為月旁而不用耳朵旁」,這是讀錯了。

「師」字是隸書常用字,漢隸名碑上很多,並不冷僻,我舉幾個例子:

《乙瑛碑》《曹全碑》《張遷碑》

《隸辨》所舉例子有: 《金石文字辨異》所舉例子有:

可以看到,「師」字左邊是𠂤,右面是帀,隸書中豎經常出頭,和現在寫法不同。草書的「師」字右旁也常常寫出頭,如:

《急就章》智永《真草千字文》懷素《小草千字文》

《魯潛墓志》的「師」字,寫法符合漢碑常所見者,說明此書手有深厚的漢隸根底。

 

 

再舉一個例子,《魯潛墓志》有「勃」字,我們現在的寫法,起手就寫一個十字,在隸書中,卻是起手先寫一個「小」字,見《魯峻碑》、《劉熊碑》等,有濃重隸意的北朝《鄭羲下碑》「勃」也是這樣寫的。《魯潛墓志》的「勃」字,正是先寫「小」。

 

 

第三個例子是「乙」,現在起手有一橫,漢隸中往往沒有,如《乙瑛碑》、《孔宙碑》,曹魏時的《三體石經》也沒有一橫。

《魯潛墓志》,《乙瑛碑》

 

 

第四個例子是「朔」,漢隸左邊是三橫一撇﹝或一豎﹞,必定是這樣寫法。

《魯潛墓志》,《乙瑛碑》

 

其他例子還有,這裡不一一舉了。隸書的寫法和真書不同,這一點早就有人研究,譬如「譜」字,右旁沒有「日」,這才是漢隸的寫法。前人有隸法歌訣說「大抵『勃』『兢』不見『十』」,意思是說,「勃」「兢」兩字上面,漢隸是不寫「十」的。

我們知道,小篆是李斯等制定的,在這以後,漢代轉用隸書。如果你想學小篆,秦代刻石當然是最重要的。小篆字數遠比現在少,很多字是後起字,小篆中沒有,只好借用。我一個朋友請人刻姓名印,他說刻錯了,因為他名字中有「悅」字,被刻成「說」。我說沒有錯,篆字沒有「悅」,篆刻家用「說」替代是對的。《論語》「學而時習之,不亦說乎」,「說」就是悅。

退一步想,「悅」字並不複雜,可不可以用篆字「豎心旁」加上「兌」湊起來呢?在技術上沒有難度,但這樣湊起來,就創造了一個新篆字。如果「悅」字可以自創,那其他的字是不是也可以自創呢?這個口子一開,馬上就會有幾千個新篆字產生,古文字系統立即大亂了。

同樣道理,草書也是有法的,不能亂寫。有些人認為寫得潦草就是草書,那是誤會。學草書,第一步就是研究草法,否則滿篇錯字。現在的書法展上,這個問題很大。很多人喜歡書法,不研究字法。

隸書通行於漢代。漢人寫隸書,有他的規則,有社會公認的寫法,和我們現在不同。隸書不是真書加上一個雁尾這樣簡單。我有一個朋友,以驚人的毅力編了很多書法字典,其中包括《隸書辨異字典》。他寄了一本給我,問我意見。這本字典包括了劉炳森等寫的隸字,我不贊成。劉炳森是我老朋友,他曾應出版方面之邀,寫過一套隸書字樣,以供排版用。現代用的每一個字包括簡體字,當然都要寫,而且要照現在的規範寫,這就包括了大量漢代沒有的新字,和漢人不寫的字樣。舉例來說,上述的「譜」,就要寫出「日」字,不能省略。這是新隸書,不是漢隸。我以為如果編隸書字典,重點應該是提供漢隸字樣,現代新隸書不必採入;即使要加入,也要特別注明「漢人沒有這個寫法」。等於編甲骨文字典,只有甲骨上出現過的字,方可收入,這樣才有學術上的價值,才能幫讀者辨異。

篆書有篆法,草書有草法,隸書有隸法,和現在的正楷字一樣,都有規則,約定俗成,不能隨意改動。以前的老書法家,守得很嚴,寫字都有根據,決不肯亂寫。現在的人,小學根柢差了,心卻雄了,規矩就少了。

在古物鑑定上,字法、書法都是重要的標準。回頭看《魯潛墓志》隸書,其中的「勃」「師」「乙」等字,都符合隸法,書寫者必浸淫於漢碑數十年,方有此功力。我自己打這條路走過來,深知其中艱難,北望神州,研究隸法者屈指可數,說什麼是河南農民假造,如何能伏人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