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udio

‧左圖是趙孟頫跋《歐陽詢夢奠帖》,至元二十九年,39歲。右圖是這次拍賣的《致宗元總管札》,據內容考證也是同一年。

 

 

相關主題

 

 

 

趙孟頫《致宗元總管劄》的疑問


 

2014年5月14日寫於加拿大。

發表於我的博客。

叫價五千萬的趙孟頫《致宗元總管劄》,就要在嘉德拍賣了,這幾天傳媒大幅報導。網上有看拍品圖片,看了幾天,此件文字內容對研究趙孟頫倒是很重要,但有字跡卻幾個大疑問,不得解,總掛在心頭。

 

一是草書「津」字,右旁「聿」應該只有兩橫,此信卻寫了三橫。

我試圖找出一個例子,來支持這種三橫的寫法。找來找去,諸家「聿」都沒有寫三橫的。

就連趙孟頫自己寫的《真草千字文》中,「律」字的「聿」部,也只有兩橫:

 

 

二是草書「暇」,「日」旁。草書「日」旁寫了兩豎,必定要向方框裡面圈;如果不圈,就是口旁。而此信卻是不圈的。

對比老米、王鐸、王羲之的「暇」字「日」旁,全有圈。

舉例來說,諸家寫「時」字的「日」旁,也都是圈的。

 

以上兩點是硬傷,這位書寫者的水平,由此可知。

 

三是名字寫法,題頭左圖是趙孟頫跋《歐陽詢夢奠帖》,最後有簽名,至元二十九年,時趙孟頫三十九歲。右圖是這次拍賣的《致宗元總管札》,中間寫到「孟頫」兩字,據內容考證與前者是同一年。

這兩處「孟頫」放在一起,風格甚異,用筆特徵也不一樣。拍品用筆猛利,是可以一眼望見的。

四是拍品最後沒有簽名﹝中間寫到「孟頫」兩字自稱,不是簽名﹞。我看趙孟頫給其他人的信,包括台灣故宮藏的,上海博物館藏的,都有簽名。此信給親家,最後卻不簽名,我覺得有點奇怪。﹝記憶中只有北京故宮那兩封最後沒有簽名,也是寫給這位親家的。﹞

我比較傾向於拍品是臨本,是另一個人臨寫的,所以文字內容頗可參考,而書法就不敢恭維了。

﹝此文諸家圖例用了漢典書法字典。《千字文》「律」字是一位書友補充的觀點。這幅拍品結果流拍了。﹞